岳阳职业技术学院官网
党建园地
当前位置:首页

在台湾的感觉——这是陌生但亲切的中国的土地

作者:胡先鸿     发布:2019-09-29 08:23     阅读:72次

暑假期间,我有幸来到宝岛做学术交流。平时间,我只是在地图上看到这形如一片树叶的地方,8月间,我是真真切切地踏上了这片土地!在万米高空,中华航空让我感到亲切,不仅空姐美如雕塑,而且服务温馨滋润。我面前的显示器不能显示,50多岁的工作人员反复道歉,还给我赠送一袋台湾花生。在桃园机场,看到清一色的繁体字,我明白,这是一个与大陆分别了很久的地方。

在前往宾馆的途中,工作人员小连向我们介绍了一些我们觉得新鲜的事情:对日本当年的占领,不叫日据时期,而叫日本统治时期……不同的叫法,意义完全不同。“日据”是占据的意思,原本不是你的,你侵占了。而“统治”则不同,这个词完成遮盖了“侵略”的事实。用词不同,反映了台湾这个行政实体对日本的态度,也反映了对大陆的态度。 

对楼顶上的小水塔,虽然缘自日本占领时期水工程的陈旧,但依然说日本人也做了一些民生工程,只不过为了避免水管破烈,就用抽水机把水抽到楼顶……在这些台湾人的眼里,当年日本的“恶”正在消失。

对于三种汽车牌照,他说不管是“台湾省+数字”“英文+数字”,还有“数字+英文”,都是不同时代的印迹……仅仅是“时代”不同而已,他们正在忽视的是“台湾省”的历史含义。

对于治安,他反复强调治安很好,一个人出门也没有问题,只不过一定要把证件带好,随时被查。晚餐时,东道主准备了金门高粱酒,不知怎么,我眼前总是有金门战役解放军战败、受伤的士兵被国民党士兵刺死的情景,挥之不去!彭教授说,他们不仅有全日制日间班,还有在职晚间班,晚间班的毕业证与日间班一样,没有区别。这让我觉得新鲜。

为了上网,我在飞机起飞前,在机场买了一张台湾8天上网卡,100元。说是8天内可以打40分钟电话,上网无限制。到了宾馆,却有网络,不需要另外付费。比我2009年在香港上网幸福多了。无论是航空公司的台湾人,还是东道主大学的台湾人,我感到的都是热情、礼貌、亲切,丝毫没有感到恶意、疏远与分裂……

入台第一天,感觉。在后来的12天里,我慢慢发现,台湾健行科技大学,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或借鉴的地方。健行的校园很小,大概只有我们校园的十分之一大,但他们的视野却遍及全球,与许多国家的大家都有合作,还有国际班的学生;不仅有白班,还有晚班,在校生总规模与我们与不相上下。他们的学生虽多,但住校的学生很少,只有3000多人,其余的都是走读。他们好象不太担心学生的安全问题。由于地小,所有师生的车辆都要提前申请车位,而且要交停车费。

大学机关的人较多,二级学院、系的管理人员很少,一个系只有主任,没有副主任,另加一个主任秘书,和两三个教学助理。几乎所有的服务工作都在大学职能机关做完了,基层只有教学与科研。教务处长每年有2个多亿的项目资金,还有数目庞大的办公资金,但他要买一个800多元的电脑内存条,要打报告给信息中心。厕所很干净,而且厕所的里里外外,都有许多教人做人向美向善向上的“鸡汤”文字,设计美观,张贴正规。他们有一个传播传统文化的学院,整个学院2个人,一个院长,一个秘书。每年在全校各二级学院开讲座3-4次。而且,院长是兼职的,他是商管学院的院长。健行大学的所有机关干部如处长副处长什么的,都是临时聘请的,他们都是某一个学院或系的教授副教授,他们当处长、院长的时间都有限,当完了就回到原来的院系,而且即使是在当处长、院长的时候,仍然是那个院系的教授副教授。上讲台上课,必须是“教师”,而不仅仅是正式职工。他们进的一些非教学人员,即使是研究生学历,如果没有教师认证,是不能上讲台的。

810日,健行大学提前举行了“鬼节”。在校的工作人员集体吊唁亡灵,祭奠故去的亲人、朋友。仪式虽然短暂,但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这个节日的仪式。在校园,我还与在这个项目在做服务工作的4名在校学生进行了交流,也看到了印度尼西亚的留学生,看到了正在做祷告的穆斯林学生,看到了学生的寝室,看到了他们的图书馆等。整个校园几乎没有垃圾桶。让我常常想起的是,负责接待我们的一个国际合作处的工作人员彭老师,一位女士。她总是一个甜甜的笑脸,始终有温暖的笑容。她的笑容,几乎成了我对台湾印象的标志。不过也有一个例外。在参加教师授课提升项目的交流时,有一名健行的女教师,在整整2个小时的交流中,没有表情,没有讲评。她就是在走过场。看得出,她对我们不是很友好。

我听到的语言,绝大多数都是普通话;我听到的声音,绝大多数都是和平的、盼望两岸统一的;我听到了对内地的称谓,大都是“大陆”“内地”,而不是“中国”。我相信,健行科技大学,值得我们认真研究、认真学习。我也相信,台湾终究会回到祖国的怀胞。

902e382a571f624c5e2c173ca29ab3d_副本.jpg